“棱镜”告密者失踪 斯诺登或成第二个阿桑奇_新闻_腾讯网

  • 时间: 2013-06-13 14:28:14
  • 点击率:

  中广网北京6月1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爱德华·斯诺登,如果这几天您还没听说过这个名字,那你已经out了!斯诺登曾是美国中情局的技术人员,只因他9号在香港接受英国记者采访时的一番言论,美国政府的一项秘密情报监视计划棱镜计划大白于天下,也让美国上下为之一震。

  棱镜计划是美国政府的一项秘密情报监视计划,这个项目从2007年开始运作,现已成为美国总统每日简报的最大的消息来源,参与该计划的公司都是美国赫赫有名的互联网公司,包括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youtube以及苹果等9家公司,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从这些公司的内部服务器中收集公众的大量数据,其中包括音频、视频、照片、电子邮件、以及文档,但目前谷歌、Facebook等公司都强烈否认参与棱镜计划,棱镜计划被美国国家安全局定为高度机密,在被斯诺登曝光之前,从未被公开披露过。

  一石激起千层浪,斯诺登曝光的“棱镜”计划引起美国百姓强烈反弹,认为政府侵犯了公民的隐私。而美国政府显然有不同看法,一向意见相左的美国国会两党罕见地达成了一致:共同指责斯诺登是“叛国者”。美国司法部表示,将尽快启动司法程序,将斯诺登引渡回国。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甚至已经到宾夕法尼亚州向斯诺登父亲及继母问话。

  但一些民众却力挺斯诺登,大约2.5万名美国网民在一份在线请愿书上“签名”,敦促奥巴马赦免斯诺登;另有一些网民发起活动,为斯诺登筹集资金用于法律辩护。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也不甘寂寞,表态声援斯诺登,称他是“英雄”。

  正在人们争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10号中午,斯诺登悄悄地从香港的酒店退房离开,去向不明。那么,神奇消失的斯诺登现在可能在哪里藏匿?

  中央台驻香港记者黄少焕:自从他离开了尖沙咀的美丽华大酒店之后,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依然还是不清楚,有的人说他住在中环的文华东方酒店,不过酒店的职员说没有斯诺登这个人的入住登记。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今晨表示,俄方可能考虑为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此前,斯诺登曾表示他希望最终的去处是冰岛,那么:香港、冰岛、美国、俄罗斯?哪一个更可能成为斯诺登的去处?他的命运又将如何演绎?

  中国之声观察员叶海林:斯诺登是美国政府情报机构的私人承包商雇员,他至少会面临来自两个方面的起诉压力:一个是作为一个私人企业的雇员,他违反了他的合同承诺,这种情况下,显然美国政府和所雇佣他的公司都会提出起诉,不管系民事还是刑事的,特别是公司会提出民事上的诉讼。而另外一点,因为他所承担的工作的性质,美国政府也可能以通敌罪来起诉他,像当年的曼宁一样。而且因为香港和美国是有司法互助协定,假如美国提出要求,实际上除非斯诺登事先提出来以政治犯身份寻求庇护,否则美国政府是可以要求香港方面把斯诺登递解回美国的,所以他的突然消失跟这件事情也有关,因为以斯诺登的教育背景,他不知道香港和美国之间有司法互助协定是完全可能的。

  斯诺登逃离美国,为自己留下哪些选择?他的命运将会如何?

  叶海林:至于说他的命运如何?无非有着三种。一种就是当年像埃尔斯伯格一样,埃尔斯伯格是1971年将越南战争的一些初始文件图给纽约时报的人,最后是因为得到了最高法院的支持而避免了美国政府的起诉,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回到美国。这种可能性对于斯诺登来说不太现实,因为越南战争是美国在人见人恨的事件,而现在波斯顿恐怖袭击以后,我想其实美国并不具备这样的气氛,斯诺登想仿效埃尔斯伯格是并不太现实的。

  另外一条路很可能会走曼宁的道;第三个办法实际上就是朱利亚·阿桑奇的道路,从此不再返回美国。实际上斯诺登想的就是这个,他很想去冰岛。但是朱利亚·阿桑奇当年也是成功的离开了澳大利亚,并且到了与澳大利亚没有引渡关系的国家,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安全,因为还有包括强奸门这样的事情在等着朱利亚阿桑奇,在刑事犯罪上所谓的这种政治犯的豁免身份是不起作用的,斯诺登将来就算是逃到了冰岛,能不能躲过美国以其他的方式对他进行追击实际上也很难说。

  在棱镜门这个事件当中,我们能够得到哪些思考呢?

  叶海林:棱镜的问题是授权美国政府可以监控任何一个外国人的通讯,而不用征求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同意,它是可以利用在美国的互联网服务器去随意检索外国的有关信息和情报,这个权利本身就已经是对互联网通信自由一个巨大的威胁了。美国人认为监控一个外国人很正常,这才是棱镜真正的问题。美国的国家安全以及美国的公民的通信自由高于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和其他国家公民的通信自由,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既然这样的话其实我们能做的事情非常多,比如说你可以在国内强制立法任何一个企业,中国的政府企业、事业单位不能够把自己的互联网信息存在美国的服务器上,这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你同样通过相应的所谓外国情报监视法,只要进出中国过境的互联网信息我就是要监控,因为美国就是这么做的。